美国核电公司西屋电气将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时间:2019-04-05 00:49:25 来源:木垒信息网 作者:匿名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东芝美国核电公司西屋电气将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以扩大中国核电站市场。西屋电气公司中标了中国正在建设的四座核电站项目,为AP1000提供了新的核电主泵设备和维护服务。此外,西屋电气还将与中国核电技术公司合作,竞标英国地平线核电站项目。今年6月,西屋电气公司中标印度核电公司古吉拉特邦的核电项目,提供新的核电主泵设备并正式进入印度市场。在巴西,西屋电气还计划与东芝进行市场调查。

受福岛核电站事故影响,美国,欧洲和日本越来越多地要求对核能发电进行重新评估,但新兴国家仍在积极建设核电站项目。与2011年相比,西屋电气将积极开拓新兴市场,并计划2011年将核电业务的销售额提高70%。

AP1000和EPR应该在相同的竞争性核电技术路线上相互竞争。

据英国《卫报》21日称,中国计划在英国建造多达五座核反应堆。这可能需要引入一家运营这些核电厂的英国商业公司。近日,国内核电行业内部人士透露,两家中国核巨头计划参与上述项目的竞标,即中国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技术”)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以下简称“中国广东核电”)。前者与美国绍尔电力集团共同竞标,后者则与法国阿海珐竞购。中国核工业和中国广东核电有限公司的技术都是第三代核电技术。前者采用美国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后者采用Areva的EPR技术。 AP1000与EPR之间的技术竞争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事实上,国内技术还包括中国核电的ACP1000和中国广东核电的ACPR1000。此前,也有人认为核电技术路线应该统一。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中国几种核电技术的共存和发展更为合适,中国的核电“走出去”在建设成本,设备成本和核电运行管理方面具有优势。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加法”和“减法”

中国核能协会副会长李永江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时说:“AP1000和EPR属于第三代核电技术,但这两种思路完全不同。一般来说,AP1000被称为“减法”,EPR被称为“加法”。它在安全指标方面类似,可以实现安全。“

李永江进一步解释说,AP1000简化了系统。系统简化后,失败的概率也会降低,因此称为“减法”。 EPR增加了许多安全系统,这比传统的“第二代+”技术更复杂,并且还实现了提高安全性的效果,因此被称为“添加”。

事实上,AP1000采用“非主动技术”的路线,即从根本上进行创新,利用天然材料的内在规律确保安全:利用物质的重力,自然对流,扩散,蒸发,凝结等原理事故紧急情况下的流体冷却反应堆建筑物(安全壳)并带走核心废热时,这就是AP1000使用的“非主动”安全系统的设计理念。这种思维不仅简化了系统,减少了设备和部件,而且大大提高了安全性。

EPR采用了“增加专用安全系统”的思想,即在第二代的基础上增加和加强特殊安全系统。例如,从第二系列到第四系列增加了安全注入,核心废热排放和安全电源等系统,并增加了核心熔体捕集和冷却系统,以防止安全壳被渗透。这样,安全性得到提高,但核电站系统比第二代更复杂,设备更多,成本也相应提高。

国内AP1000机组或延迟运行

“这两个模型同时也是有益的,因为通过不同的方法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李永江说。

今年年初,在中国东部沿海的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核电站的建设现场,一个大型圆柱形核岛,蓝白色矩形常规动力房已初具规模。行业专家也乐观地认为,第一台AP1000机组预计将如期在2013年发电。

然而,李永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由于中国是第一个在建造AP1000机组时吃螃蟹的国家,因此2013年并网发电不太可能投入运营,建设期将是被推迟。 “但这是合理的。在”。“从目前的建设状况看,EPR似乎更顺畅,AP1000可能会被推迟。这主要体现在建设期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建造AP1000核电机组的国家,没有任何先验经验。可以作为参考,走弯路在我国,设计不成熟,我们需要在国内消化。“李永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之前的声明是,它预计将在2013年与电网相连,但从现在开始,明年投产的可能性不大。实际上,遇到了很多问题作为第一个,它也是不可避免的。业内很多人也都在估计它,但当时的观点不同。我们还想到很多可能的问题确实在后期出现了。我认为这是正常的,推迟施工期是合理的。新建的单位会逐步遇到问题。就像秦山二期的建设一样。当时每一步都有问题,因为它是中国第一个自有商业核电品牌,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解决,经过决定,我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建设将会更好。预计AP1000。这并不奇怪。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建立它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在吸收新技术的过程中。绕道而行不是一种耻辱,只要你能真正学到新东西,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们来看看国内的EPR单元。去年9月22日,世界上第一个三代核电机组浙江三门核电机组1被植入“心脏”。未来含核燃料的反应堆压力容器已成功吊装到位。如果进展顺利,按照预定计划,早在2013年底,三门核电机组1就可以在电网上发电。

“相比之下,EPR问题要少得多。因为一个在芬兰建成,在中国建设EPR单位可以借鉴第一个单位的经验,走很多弯路。事实上,芬兰建设EPR的成本相当高,而且该国的建设成本相对较低。“李永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李永江对是否协调国内核电技术路线有自己的看法。 “技术路线的统一主要是反应堆类型的统一。事实上,从大的角度来看,EPR,ACP1000和AP1000属于与同一压力水反应堆相同的技术类型。”李永江说:“世界上有更多的压水反应堆,可占60%左右。”在李永江看来,如果技术完全统一并建立了堆类型,那么这样做可能风险更大,而且不如这些技术好。 “事实上,它们都符合一定的安全指标和经济指标。如果不符合安全指标,就不会得到国家核安全局的批准。经济指标也由业主自己衡量。成本非常高。如果经济指标不好,就不会建成。如果安全和经济实现,没有任何问题。几个主要群体都熟悉他们的模型之一。如果他们改变了一个是我不习惯它。其次,我不习惯它。最后,主管当局同意发展,从而形成现状。“

“其他国内技术ACP1000相对较慢,因为AP1000和EPR可以实际建成,但ACP1000实际上处于设计阶段。”李永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我认为这对我国来说非常必要走出这一步。否则,它总是被引入,并且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技术。有些人总是担心和怀疑。如果他们总是担心和怀疑,这一步将永远不会消失。国家决定统一技术路线。“

中国的核电“走出去”有优势

中国广东核电和国家核技术公司参与建设英国核电站的消息也让我们看到了国内核电“走向全球”的潜力。

一位长期从事核电工业的行业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设备制造能力方面,阿海珐(法国核工业公司)与东奇之间的合作非常有效,哈尔滨电气和上海电气。我们的设备制造能力充足。它不包括设备设计和材料等关键瓶颈。它的优势有限,但也很有竞争力。此外,这个人认为国内核的运营和管理能力电力也非常大。优势。“广核和中核的运营能力都很好,而且世界的工业得到认可,尤其是大亚湾。由于这是一个中法合作项目,它一直是核电运行的基准。“

李永江还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承认,中国的劳动力成本非常低,包括设备。如果设备是在国内生产的,则成本相对较低。因此,中国的核电站建设将低于国外的成本。被动技术的使用可以简化设计,简化系统设置,简化工艺布局,减少施工量,缩短施工周期,减少应急响应时限要求,大大降低发生错误的可能性,使AP1000的安全性能得到显着提升。提高经济竞争力。所以认为它很便宜,但事实并非如此。成本至少是中国自己开发的核电站的1.5倍到2倍。当然,第一个将建立更高,但第二和第三滴不太可能,并将高于中国开发的第三代技术。目前中国的核电发展水平一直比较高,从设计技术到设备制造技术或建筑技术,已达到相当的水平。特别是,建筑和施工的强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强的。因为我们基本上没有停止20年,但国际社会已经几乎停滞了20年。在过去几年中,平均每年开始5至6个单位。这个大规模的建筑只是中国。因此,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建筑实力进步非常迅速。此外,在过去五年中,设备的制造强度增长非常快。双,东方电气,上海电气,哈尔滨电气集团这些大公司近年来也做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了新的基地,购买了大量设备,的确开始采用国内技术。制造业,应该说这5到10年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因此,我们的设备进入国际市场非常有前途。它的最大优点是使用国内技术和国内制造能力便宜。外国设备往往比国内设备高出50%以上,因为外国劳动力成本很高,因此不可能昂贵。

核安全计划已于近期正式公布。但是,这只能被视为核电重启。这是因为核电“十二五”规划需要得到批准和批准,国内核电才能真正重新启动。采访结束时,李永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这两个计划不能很快确定,但另一个计划推迟。否则,它将影响核电的发展。如果下半年不重启,它将被拖到明年,对国内核电的影响将更大。“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